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许愿: 第一章

    秋风吹散了最后一丝暑气。

    何意今天拖班了一个小时,下班后才想起晚上跟人约了见面。

    那人是邻居阿姨介绍的。

    何意刚搬到这座城市的时候,饭都不会做,燃气灶打不着火便急急忙忙喊人来修。

    维修人员郑重上门,才发现燃气灶下面没电池而已。那位维修的大叔十分心善,因住处离这不远,也没收钱,嘱咐他去买节一号电池换上。

    何意白天忙着医院的各种检查和资料,晚上还要写病历做方案,一连几日忙得脚打后脑勺。周末的时候终于记着买了电池,燃气灶却依旧开不了火。

    幸好邻居张阿姨正好遇见,进来帮忙瞧了眼。

    原来何大医生装电池的时候一心二用,没注意电池上的帽子。

    张阿姨看得直乐:“你这小伙子,长得这么俊,怎么做事马马虎虎的。你刚搬来的吧?”

    何意点点头:“刚搬来一周。”

    张阿姨哎呀一声,心疼地看着他:“怎么这么小就自己出来住了?爸妈舍得吗?”

    何意想了想,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我都要奔三十了,阿姨。”

    张阿姨显然不信。

    直到有次撞见何意上班,她才惊呼:“你还真的快三十了啊!怎么看着像十八!”

    何意长得面嫩,从大学起便被同学们调侃羡慕。

    然而到了工作上,这点却成为他的困扰之一。

    患者们本来就愿意找年老的医生,即便有不挑医生的,见到何意后也会忍不住质疑:“你是医生吗?毕业了吗?你给我开单子开药行,但手术得换别人做。”

    何意倒是不急也不恼,有患者他就看病,没有人他就在电脑上斗地主,心情好了抖腿哼歌,心情不好就朝牌友扔烂番茄。

    手术也是,有的做就上台,没有的话就咸鱼躺。他本人不是十分上进,对于评职称更是缺乏野心。

    这样平淡的日子一过就是三年。

    这三年期间何意的手术越来越多。而张阿姨也也从三五不时地照看何意,升级成了一日三餐都要关心的张姨。

    后来何意才知道,原来张姨的儿子在国外读书。

    二老挂念独子,一年之中却只有圣诞前后才能去探望。所以看到何意这样孤身在外的年轻人,那份牵挂便不自觉地移情过来,当然,他们也希望自己的积德行善,能形成福报到儿子身上。

    何意心里明白,对二老也格外敬重。

    其实他这些年遇到过很多好人,野生爸妈不止这一家。

    大学时曾有老师将他捡回家,并照顾了他四五年。

    只可惜后来变故丛生,他不得已离开了北城,也与那家人永远地断开了联系。

    何意很少想起那家人,若不是今天张姨介绍的对象也是来自北城,何意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要彻底忘恩了。

    约会的时间是六点半,在槐树餐厅。

    何意看了眼时间,心想开车定是开不及了,新安街堵车厉害。幸好医院门口就有地铁站,何意匆匆背起包走入地下通道,随着汹涌的人潮挤上了2号线。

    2号线贯穿s市南北,途经多个商圈。此时下班高峰期,又恰逢周五,因此地铁上格外拥挤。

    放假的学生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块,商量着去哪儿玩。社畜们则都齐刷刷低头看手机。车厢里香水味皮革味汗臭味及消毒水味彼此渗透,车厢里像是煮了一锅杂粮粥。

    何意单手握着吊杆,脑子里想着新收的病人,眼睛则望着着车厢壁映出的自己。

    他感觉自己就像这锅粥里的一粒黄豆,看着还算鲜亮,算是个帅小伙,实际入口微涩,有股子豆腥味,若是消化不好吃了还会腹胀。

    总而言之,有钱有闲的上等人是不会选黄豆的。豆类提供的是低质蛋白,上等人应该喜欢是牛奶和鸡蛋。

    所以,他希望今晚的相亲对象是跟自己差不多水平的中等人。

    听张姨说,这人在国外读法律,刚刚回国发展,年纪比自己大一岁,模样虽不如自己好看,但也算得上周正。小伙子爸妈都是退休职工,将来养老不用他们操心。

    张姨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因为相亲男的小姨是她牌友。

    何意对另一半的外貌没什么要求,他之所以积极赴约,是因为独身太久,对俩人的生活充满期待。

    槐树餐厅在恒远商场的一楼。何意顺利地找到了地方,按短信上的位置找过去,卡座上却已经坐了两个人。

    那俩都穿着衬衫西装,一个神色冷淡,无聊地刷着手机,五官帅气冷硬。另一个相比之下则平凡了很多,细眉细眼厚嘴唇,两腮稍鼓,正殷切地说着什么案子。

    “李先生?”何意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厚嘴唇的那位愣了下,看到他眼神一亮,随即目光落到他的衣服上,态度又神奇地冷淡起来。

    “小何是吧?哎呀真不巧,我在这巧遇到了一位大佬。”

    相亲男看了眼帅哥,殷勤地拍马屁道,“这位你一定不认识吧!宏远律所的周律师,前两天云盛集团的案子就是周律师赢下来的,那可是轰动全国的大案呐!我这想见周律师一次可太不容易了……”

    相亲男说完,冲着何意疯狂使眼色,示意何意配合着他吹捧一番。

    何意愣了会儿,简直想笑。

    从医院过来光地铁就坐了半个小时,对方哪怕在他进门之前说一声,何意都可以转身随便找个馆子先填饱肚子。

    好家伙,这人却一声也不吭,等自己进来后再暗示自己是多余的。

    临走还要配合他演戏?

    “真的假的?这么年轻有为?厉害厉害!”何意扬起眉毛,心里冷笑一声,干脆坐帅哥旁边不走了,“所以周律师是来做相亲鉴定的?”

    “嗯?”周昀讶异地抬头,目光在何意和对面的男人身上巡逻一圈,“你们在相亲?”

    “亲戚给安排的。”何意微笑道,“不过相亲的话题等会儿说,我是真饿了。既然是第一次见面,我们先aa制,各吃各的,没意见吧?”

    最后一句是对相亲男说的。

    相亲男的脸色已经黑透了。

    何意只当没看见,自己扫码点单。周昀也觉出了几分兴味,拿出手机加了两个菜。

    相亲男此时才反应过来,连忙道:“周律师,哪能让您付钱啊,这顿我请,我来我来!”

    说完也去扫码,将这家餐厅的招牌菜统统点上。

    上菜还需要时间,三人面面相觑,气氛说不出得有些诡异。

    相亲男又向周昀表达了一下自己想去宏远律所的想法,见后者态度冷淡,才没敢再提,转而看向何意,拿出了相亲的架势。

    “听说你是医生?”

    “是的。”何意面带笑意地点点头。

    “工作三年了?按说要工作四五年才能有机会评主治吧?”相亲男道:“住院医应当就跟我们律师助理差不多。”

    何意轻轻挑眉,模棱两可道:“隔行如隔山,我对律界不了解。”

    “那你一年收入是什么水平?”相亲男道,“听说住院医工资很少,还天天加班。”

    “我的收入刚够自己吃喝。”

    相亲男摇了摇头,面露可惜:“哎,所以说选专业就是大家在自我选择第二次生命,你要知道宏远的律师助理月薪都有一万。”

    “也多亏我不是律师或什么助理,”何意说到这忽然一笑,“要不然的话,李先生问这么多问题,我是要按时间收费的呢。”

    正好服务员过来上菜,何意挑着自己点地菜慢条斯理地吃着,也不管对面的相亲男是如何的脸色涨红,双颊紧绷。

    周昀在一旁看热闹,听到这里差点笑出声。

    对面的男人有恼羞成怒的征兆,周昀想了想,笑着打圆场:“其实宏远的律师助理,工资都是跟个人绩效挂钩的。也有月薪小几千的人。”

    相亲男的脸色还没转换过来,就见周昀放下手机,拿消毒湿巾擦了擦手,随后抬手对何意道:“刚刚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叫周昀。”

    何意愣了下,也忙放下筷子,回握过去:“何意。”

    “其实律师的工作也很累,有时候忙起来,半夜接起电话就得走,这点倒是跟你们医生挺像的。但医生的行业门槛更高。”周昀道,“还没问呢,你是什么属相的?”

    何意一怔,有些哭笑不得,干脆道:“属狗的,我今年二十八了。”

    “不是开玩笑吧?”周昀显然吃了一惊,“竟然比我大?”

    何意笑道:“我读的a大的口腔医学八年制,毕业的时候就二十五了。今年工作第三年。”

    “那你岂不是可以评副高了?”周昀惊讶道,“而且你竟然是a大的,我家就在a大对面!”

    他越说越觉得这缘分奇妙,自己乐了起来:“不瞒你说,我本来在这等朋友的。他现在就在楼上见客户。他也是a大毕业的,说不定你们还认识。”

    “a大?”相亲男倒吸了一口冷气,“你是a大的博士?”

    何意顶着一张学生脸,实际却是名校博士毕业,还有了升副高的资格。这两点已经让周昀和相亲男大为吃惊。

    再一听他是口腔医生……谁不知道“金眼科,银外科,开着宝马的口腔科”?

    这跟自己以为的普通医院的苦逼小医生完全不一样!

    相亲男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想到自己刚刚的那几句嘲讽,简直无地自容。他知道这时候厚着脸皮加何意的微信,恐怕也要遭拒绝了。

    相亲男一时无话可说,讪笑几声,闷头吃饭。

    周昀在最初的惊讶后,也跟何意闲聊了起来。他有意无意地透露了许多自己的信息,每一项都跟何意给出的信息相匹配。

    何意脑子一转,讶然回望,果然在周昀眼里看到了某种兴趣。

    何意:“……”无心插柳柳成荫?

    跟相亲男比,周昀的条件显然要好出太多。甚至多到何意开始自我怀疑,能不能配得上对方。

    不过这个念头只在他脑海里停留了不到五分钟。

    五分钟后,周昀的朋友过来了。

    何意正扒着虾壳,抬头看到那人的时候恍惚了一下,随后指尖一痛,发现虾壳扎进了手里。

    他立刻垂眸深呼吸,这才冷静了几分。

    周昀高兴地招呼贺晏臻,又为俩人做介绍。他行事率真,见何意要结账离开,便干脆表了白。

    “何意,今晚很高兴能认识你。我们可以有下次约会吗?”

    “不行。”贺晏臻和何意几乎同时开口。

    周昀怔住。询问地看向贺晏臻。

    贺晏臻抬眼看了何意一眼,目光微沉:“他是我前男友。”

    何意叹息一声,补充上:“……的小三。”

    </li>

    <listyle=”le-height:252px;”

    css=””>秋风吹散了最后一丝暑气。

    何意今天拖班了一个小时,下班后才想起晚上跟人约了见面。

    那人是邻居阿姨介绍的。

    何意刚搬到这座城市的时候,饭都不会做,燃气灶打不着火便急急忙忙喊人来修。

    维修人员郑重上门,才发现燃气灶下面没电池而已。那位维修的大叔十分心善,因住处离这不远,也没收钱,嘱咐他去买节一号电池换上。

    何意白天忙着医院的各种检查和资料,晚上还要写病历做方案,一连几日忙得脚打后脑勺。周末的时候终于记着买了电池,燃气灶却依旧开不了火。

    幸好邻居张阿姨正好遇见,进来帮忙瞧了眼。

    原来何大医生装电池的时候一心二用,没注意电池上的帽子。

    张阿姨看得直乐:“你这小伙子,长得这么俊,怎么做事马马虎虎的。你刚搬来的吧?”

    何意点点头:“刚搬来一周。”

    张阿姨哎呀一声,心疼地看着他:“怎么这么小就自己出来住了?爸妈舍得吗?”

    何意想了想,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我都要奔三十了,阿姨。”

    张阿姨显然不信。

    直到有次撞见何意上班,她才惊呼:“你还真的快三十了啊!怎么看着像十八!”

    何意长得面嫩,从大学起便被同学们调侃羡慕。

    然而到了工作上,这点却成为他的困扰之一。

    患者们本来就愿意找年老的医生,即便有不挑医生的,见到何意后也会忍不住质疑:“你是医生吗?毕业了吗?你给我开单子开药行,但手术得换别人做。”

    何意倒是不急也不恼,有患者他就看病,没有人他就在电脑上斗地主,心情好了抖腿哼歌,心情不好就朝牌友扔烂番茄。

    手术也是,有的做就上台,没有的话就咸鱼躺。他本人不是十分上进,对于评职称更是缺乏野心。

    这样平淡的日子一过就是三年。

    这三年期间何意的手术越来越多。而张阿姨也也从三五不时地照看何意,升级成了一日三餐都要关心的张姨。

    后来何意才知道,原来张姨的儿子在国外读书。

    二老挂念独子,一年之中却只有圣诞前后才能去探望。所以看到何意这样孤身在外的年轻人,那份牵挂便不自觉地移情过来,当然,他们也希望自己的积德行善,能形成福报到儿子身上。

    何意心里明白,对二老也格外敬重。

    其实他这些年遇到过很多好人,野生爸妈不止这一家。

    大学时曾有老师将他捡回家,并照顾了他四五年。

    只可惜后来变故丛生,他不得已离开了北城,也与那家人永远地断开了联系。

    何意很少想起那家人,若不是今天张姨介绍的对象也是来自北城,何意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要彻底忘恩了。

    约会的时间是六点半,在槐树餐厅。

    何意看了眼时间,心想开车定是开不及了,新安街堵车厉害。幸好医院门口就有地铁站,何意匆匆背起包走入地下通道,随着汹涌的人潮挤上了2号线。

    2号线贯穿s市南北,途经多个商圈。此时下班高峰期,又恰逢周五,因此地铁上格外拥挤。

    放假的学生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块,商量着去哪儿玩。社畜们则都齐刷刷低头看手机。车厢里香水味皮革味汗臭味及消毒水味彼此渗透,车厢里像是煮了一锅杂粮粥。

    何意单手握着吊杆,脑子里想着新收的病人,眼睛则望着着车厢壁映出的自己。

    他感觉自己就像这锅粥里的一粒黄豆,看着还算鲜亮,算是个帅小伙,实际入口微涩,有股子豆腥味,若是消化不好吃了还会腹胀。

    总而言之,有钱有闲的上等人是不会选黄豆的。豆类提供的是低质蛋白,上等人应该喜欢是牛奶和鸡蛋。

    所以,他希望今晚的相亲对象是跟自己差不多水平的中等人。

    听张姨说,这人在国外读法律,刚刚回国发展,年纪比自己大一岁,模样虽不如自己好看,但也算得上周正。小伙子爸妈都是退休职工,将来养老不用他们操心。

    张姨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因为相亲男的小姨是她牌友。

    何意对另一半的外貌没什么要求,他之所以积极赴约,是因为独身太久,对俩人的生活充满期待。

    槐树餐厅在恒远商场的一楼。何意顺利地找到了地方,按短信上的位置找过去,卡座上却已经坐了两个人。

    那俩都穿着衬衫西装,一个神色冷淡,无聊地刷着手机,五官帅气冷硬。另一个相比之下则平凡了很多,细眉细眼厚嘴唇,两腮稍鼓,正殷切地说着什么案子。

    “李先生?”何意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厚嘴唇的那位愣了下,看到他眼神一亮,随即目光落到他的衣服上,态度又神奇地冷淡起来。

    “小何是吧?哎呀真不巧,我在这巧遇到了一位大佬。”

    相亲男看了眼帅哥,殷勤地拍马屁道,“这位你一定不认识吧!宏远律所的周律师,前两天云盛集团的案子就是周律师赢下来的,那可是轰动全国的大案呐!我这想见周律师一次可太不容易了……”

    相亲男说完,冲着何意疯狂使眼色,示意何意配合着他吹捧一番。

    何意愣了会儿,简直想笑。

    从医院过来光地铁就坐了半个小时,对方哪怕在他进门之前说一声,何意都可以转身随便找个馆子先填饱肚子。

    好家伙,这人却一声也不吭,等自己进来后再暗示自己是多余的。

    临走还要配合他演戏?

    “真的假的?这么年轻有为?厉害厉害!”何意扬起眉毛,心里冷笑一声,干脆坐帅哥旁边不走了,“所以周律师是来做相亲鉴定的?”

    “嗯?”周昀讶异地抬头,目光在何意和对面的男人身上巡逻一圈,“你们在相亲?”

    “亲戚给安排的。”何意微笑道,“不过相亲的话题等会儿说,我是真饿了。既然是第一次见面,我们先aa制,各吃各的,没意见吧?”

    最后一句是对相亲男说的。

    相亲男的脸色已经黑透了。

    何意只当没看见,自己扫码点单。周昀也觉出了几分兴味,拿出手机加了两个菜。

    相亲男此时才反应过来,连忙道:“周律师,哪能让您付钱啊,这顿我请,我来我来!”

    说完也去扫码,将这家餐厅的招牌菜统统点上。

    上菜还需要时间,三人面面相觑,气氛说不出得有些诡异。

    相亲男又向周昀表达了一下自己想去宏远律所的想法,见后者态度冷淡,才没敢再提,转而看向何意,拿出了相亲的架势。

    “听说你是医生?”

    “是的。”何意面带笑意地点点头。

    “工作三年了?按说要工作四五年才能有机会评主治吧?”相亲男道:“住院医应当就跟我们律师助理差不多。”

    何意轻轻挑眉,模棱两可道:“隔行如隔山,我对律界不了解。”

    “那你一年收入是什么水平?”相亲男道,“听说住院医工资很少,还天天加班。”

    “我的收入刚够自己吃喝。”

    相亲男摇了摇头,面露可惜:“哎,所以说选专业就是大家在自我选择第二次生命,你要知道宏远的律师助理月薪都有一万。”

    “也多亏我不是律师或什么助理,”何意说到这忽然一笑,“要不然的话,李先生问这么多问题,我是要按时间收费的呢。”

    正好服务员过来上菜,何意挑着自己点地菜慢条斯理地吃着,也不管对面的相亲男是如何的脸色涨红,双颊紧绷。

    周昀在一旁看热闹,听到这里差点笑出声。

    对面的男人有恼羞成怒的征兆,周昀想了想,笑着打圆场:“其实宏远的律师助理,工资都是跟个人绩效挂钩的。也有月薪小几千的人。”

    相亲男的脸色还没转换过来,就见周昀放下手机,拿消毒湿巾擦了擦手,随后抬手对何意道:“刚刚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叫周昀。”

    何意愣了下,也忙放下筷子,回握过去:“何意。”

    “其实律师的工作也很累,有时候忙起来,半夜接起电话就得走,这点倒是跟你们医生挺像的。但医生的行业门槛更高。”周昀道,“还没问呢,你是什么属相的?”

    何意一怔,有些哭笑不得,干脆道:“属狗的,我今年二十八了。”

    “不是开玩笑吧?”周昀显然吃了一惊,“竟然比我大?”

    何意笑道:“我读的a大的口腔医学八年制,毕业的时候就二十五了。今年工作第三年。”

    “那你岂不是可以评副高了?”周昀惊讶道,“而且你竟然是a大的,我家就在a大对面!”

    他越说越觉得这缘分奇妙,自己乐了起来:“不瞒你说,我本来在这等朋友的。他现在就在楼上见客户。他也是a大毕业的,说不定你们还认识。”

    “a大?”相亲男倒吸了一口冷气,“你是a大的博士?”

    何意顶着一张学生脸,实际却是名校博士毕业,还有了升副高的资格。这两点已经让周昀和相亲男大为吃惊。

    再一听他是口腔医生……谁不知道“金眼科,银外科,开着宝马的口腔科”?

    这跟自己以为的普通医院的苦逼小医生完全不一样!

    相亲男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想到自己刚刚的那几句嘲讽,简直无地自容。他知道这时候厚着脸皮加何意的微信,恐怕也要遭拒绝了。

    相亲男一时无话可说,讪笑几声,闷头吃饭。

    周昀在最初的惊讶后,也跟何意闲聊了起来。他有意无意地透露了许多自己的信息,每一项都跟何意给出的信息相匹配。

    何意脑子一转,讶然回望,果然在周昀眼里看到了某种兴趣。

    何意:“……”无心插柳柳成荫?

    跟相亲男比,周昀的条件显然要好出太多。甚至多到何意开始自我怀疑,能不能配得上对方。

    不过这个念头只在他脑海里停留了不到五分钟。

    五分钟后,周昀的朋友过来了。

    何意正扒着虾壳,抬头看到那人的时候恍惚了一下,随后指尖一痛,发现虾壳扎进了手里。

    他立刻垂眸深呼吸,这才冷静了几分。

    周昀高兴地招呼贺晏臻,又为俩人做介绍。他行事率真,见何意要结账离开,便干脆表了白。

    “何意,今晚很高兴能认识你。我们可以有下次约会吗?”

    “不行。”贺晏臻和何意几乎同时开口。

    周昀怔住。询问地看向贺晏臻。

    贺晏臻抬眼看了何意一眼,目光微沉:“他是我前男友。”

    何意叹息一声,补充上:“……的小三。”</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