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陪他走到世界尽头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陪他走到世界尽头: 第 7 章

    走廊里很安静。

    偶尔传来门开门关、打电话的声音,由于距离隔得远,音量被拉长的空间压得很低。

    应棉朵靠在晏停胸口,可以很清晰听到他异于常人的心跳声。

    虽然可能只是谁的一句玩笑话,可还是把他吓坏了。

    她有点担心,但不敢催他。

    只能任晏停抱着自己。

    应棉朵手轻轻地在他背上摩挲着,让他安心。

    因为摩擦力,手心隐隐作痛,可她此时顾不上这些。

    陈思雨原本还在因为哪个不长眼地传这么离谱的谣言无语,然在看到面前紧紧抱一起的两人后却莫名有些被震慑住。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忽然涌出一种很悲伤的情绪。

    …就很奇怪。

    虽然晏停因为看到并无大碍的应棉朵而稳定下来,可后者还是不放心,拜托林晓给他细细检查了一番。

    应棉朵从头到尾陪着。

    将近一个小时后,两人才手牵着手从诊疗室里出来。

    陈思雨和司齐在走廊长椅上坐着。

    见两人出来,站起身。

    应棉朵身上披着晏停的黑色外套。

    两人身高差得大,她今天又是穿得平底鞋,松松垮垮地看着虽然有点滑稽,却也更惹人怜爱。

    陈思雨飞快看一眼明显又恢复到那个冷冰冰的晏停,小心用嘴型问应棉朵:学长没事吧?

    她妹妹手术成功捡回一条命,但心脏毕竟是修补过的,小孩子不知轻重跑跳过了有时也会有些术后遗留反应,而晏停刚刚的脸色…真的不太好。

    应棉朵冲她笑笑,轻摇了摇头让她放心。

    随后满脸抱歉地看着她们:“停停需要休息,我一会儿陪他回家,可能没办法和你们一起吃饭了。”

    “没关系没关系。”对面两人一同应声。

    陈思雨看应棉朵被晏停轻拢在手心里…裹着纱布的手,还是觉得内疚,“真的对不起啊朵儿,要不是——”

    “没关系啦,我真的没事。”

    应棉朵晃晃自己另一只手,对她皱了皱小脸,“晓姨说给我包成这样是担心我晚上洗漱不注意碰水感染,她给搽的药一晚上就能结痂了。”

    “真的吗?”

    “嗯嗯嗯。”

    “那你晚上回家洗漱要注意啊,不然就让你妈妈帮你。”

    “嗯嗯嗯。”

    应棉朵说,“我刚才给你们叫了外卖送宿舍,留的思雨电话,司齐你就去我们宿舍吃吧。”

    对面两脸感动。

    陈思雨还想说什么,被司齐轻扯了扯袖口。

    后者看着应棉朵问,“你们这就走吗?朵朵要不要先回宿舍换身衣服?”

    应棉朵摇头,“我不回去啦。

    “放假回来等我给你们带好吃的喔。”

    四人从校医院出来就分开了。

    陈思雨看慢慢走远的两人背影,对司齐冷不丁道,“我觉得你说的没错。”

    “啊?”

    “冷暖自知哇。”

    前言不搭后语的,司齐学她平时挑眉。

    “哎,晏停对朵儿啊,你不是说朵儿她冷暖自知嘛。”

    “……”司齐好笑看她,“怎么了,突然感慨?”

    “也没有吧。”陈思雨胡乱拨了拨头上短发,叹口气,“就是看刚才他俩在门口抱一起,忽然就有种晏停其实特别喜欢朵儿的感觉。”

    哎,莫名其妙的。

    司齐目光也看过去,看着停在原地耐心给女孩子挽着过长袖口的男生,大概是那画面看起来太美好了,唇边也忍不住抿出一个笑,说,“我说过了呀,朵朵她看起来并不是那种会因为喜欢一个人而盲目的女孩子。”

    陈思雨闻言又盯着两人背影看了会儿,忽然扯着司齐往反方向走,“快走快走吧,回去等着吃好吃的,再看下去我觉得我就要变成柠檬精了。”

    “噗——”

    没走两步,陈思雨又停下。

    司齐刚想问又怎么了,就见她瞪眼看自己感慨道:“我的妈耶,你刚有没有发现!”

    “嗯?”

    “晏停说了好长一句话啊!”

    “……?”

    “不是‘嗯’不是点头摇头!而是足足二三十个字的!完整的!一句话!”

    一个多月来破天荒的头一回!

    司齐:“…………”

    虽然但是…好像还真是。

    应如是听到电梯口动静时,刚刚挂断跟自己远在新疆的老公视频。

    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四十出头的年纪,可因为常年运动和保养得当,模样看起来顶多三十来岁,一头浅亚麻色长卷发披在肩上。

    她眼睛偏长,眼尾微微往上翘着,瞳孔颜色只比头发深了少许。

    看人时,自带一股风情在。

    “妈咪!”应棉朵人未现,声先到。

    声音清泠泠的透着几分撒娇味道。

    应如是闻声自沙发上回头看,原本带笑的嘴角在看到自家小姑娘时瞬间落下,起身疾步走近两人,“乖宝怎么了?手受伤了?怎么受伤的?还有身上——”

    “我没事妈咪,”应棉朵单手抱抱应如是,“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手被划破了点,晓姨给我包扎的,说一晚上就能结痂啦。”

    “真的吗?”应如是托着她手看。可包得严严实实,其实也看不出什么。只能询问地看向一旁的晏停,“停停?”

    后者视线落在应棉朵手上,轻轻点了下头。

    “看吧?”应棉朵对着应如是扬扬小下巴,“我可是从来都不说谎的。”

    应如是宠溺的掐掐她小脸,“你啊,下次小心点。”

    应棉朵乖巧点头:“嗯嗯嗯。”

    “姐姐。”

    一道正处变声期的男孩子声音忽而从应如是身后传来。

    应棉朵小脑袋从自己妈咪身侧探出去,惊讶的看着从房间里出来的少年,“阿峻?你也回来啦?”

    立在客厅里,不过十三四岁的男孩子完美遗传了父母的出色样貌。

    身形高挑修长,气质温润。

    山峻看自己姐姐点点头。

    随后带着几分崇拜的目光看向她身旁的晏停,叫了声“停哥”。

    自四年前他去楼上找应棉朵,无意看见晏停在房间玩跟科幻电影里似的那一屋子电脑开始,他在他心里已经是跟“丹尼斯·利奇”一般的存在了。

    只是可惜…停哥依旧并不是很搭理他。

    果然——

    后者闻言,一如既往“嗯”了声,脸上也没有什么过多表情。

    山峻:……

    应如是看眼自己儿子瞬间垮起的脸,不动声色笑了笑。

    示意身旁两人往里走,摸摸自家姑娘的小脑袋,“阿峻知道我回来接你,放学就跟着过来了,说想你呢。”

    应棉朵嘿嘿一笑,到山峻身边时顺手抱他一下,“我也想你呢。”

    “姐姐,你手——”少年看她包扎严实的两手瞪大眼。

    应棉朵赶忙举手:“s!”

    哎,她早该猜到他们反应的。当时真应该让林晓姨把绷带拆了才对。

    应棉朵三言两语把刚对应如是说过的话重复了遍,“真的没事,你们不要大惊小怪嘛。”随即仰头看他转移话题的小声惊叹,“我们才不到一个月没见,阿峻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少年“嗯”了声。

    乖乖回,“上周学校体检172,跟妈妈一般高了。”

    应棉朵:“……”你这属于超高生长了吧。

    这时候除了拿姑姑的“浓缩是精华”理论来安慰自己,她是真的没脾气了。

    “幸好还有姑姑陪我!”她故意哭唧唧道。

    应如是和山峻都被她表情逗笑。

    连一旁的晏停眼里似乎也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你说晚上要跟朋友一起吃完饭回来,我还以为会回来的晚些呢。”应如是笑着说。

    应棉朵晃晃自己两只手回自己妈咪,“这不是出了个小意外嘛,所以就没顾得上吃饭呢。

    好饿喔,你们晚上吃的什么?还有没有?”

    “没吃饭?”应如是怔了下,和山峻对视了眼,看自家小姑娘抱歉道,“听你说要跟朋友吃饭,我和阿峻在香樟吃了东西过来的。”

    山诣青当初只是买了临南公寓里一套两室一厅的小户型供自己下班之余有个地方休息,后来为了老婆孩子偶尔过来住得舒服,才换了这套大的。但其实他们一家四口并不常住在这里。而是住在他们姐弟俩上学方便的市中心那套三室两厅的学区房里。

    所以……

    这里其实除了周末、偶尔假期他们不去南甫大学陪长辈和山诣青下班实在太晚不适合驱车两个多小时回去香樟书苑时,才会有人住。

    也所以…

    已经将近一个月没人住的房子里……

    并没有备什么吃的。

    “你们先洗漱等一小会儿,我去楼下超市买点菜回来给你们煮,很快。”

    应如是快速说完就准备去门口穿衣服。

    没等应棉朵反应,一直没开口的晏停轻拉住从自己身边过去的应如是,很快又松手。

    “楼上有。”

    他话是跟应如是说的,可眼睛还是看着身旁的应棉朵。

    应如是从小看着晏停长大,并不会为此觉得有什么。

    只是问他,“够你们两个人吃吗?”

    晏停这才看向身边有着一双浅棕色瞳仁的女人:“嗯。”

    应棉朵倏地把小脸凑到他面前,看他皱皱鼻尖,“厨师叔叔煮了东西你怎么不早说?我让你跟我过来你就直接过来啦?”

    要不是家里刚巧没吃的,那东西不是就浪费了嘛!

    晏停看她半晌,低声说:

    “你说想应阿姨了。”

    应棉朵:“……”

    她偷偷瞥一眼对面闻言忍俊不禁看着自己的妈咪和明显单纯没反应过来什么的弟弟,脸颊发烫的转过晏停身子轻推着他往门口走,“好饿好饿,吃饭吃饭。”

    “衣服不先换一套?”身后应如是声音含笑。

    应棉朵窘窘的,“不换啦,一会儿吃完就回来。”

    应如是:“也不用太早,十一点前就ok。”

    应棉朵:“………”

    山峻一脸莫名看着忽然就消失在门口的两人,后知后觉担忧地看自己妈妈,“姐姐手受伤了,那怎么拿筷子吃饭啊?”

    包扎成那样,勺子估计都没法握吧?

    应如是拍拍自己儿子肩膀,微笑,“不用担心,你停哥不会让你姐姐饿肚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