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我在无限恐怖打工[综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在无限恐怖打工[综恐]: 聊斋异事(眼看大汉跟女尸围着棵大树...)

    盏茶功夫不到,地上横七竖八躺满了痛苦呻/吟的男人。

    苏早早客客气气蹲在捂胸痛呼的管事边上,脸上虽然没带笑,却保管和和气气地问:“刘管事,你看,现在他是鱼肉,我是不是可以卖他?”

    想到什么,补充地继续推销:“你们家开南风馆吗?就算没有,转个二手应该也能挣钱?和气生财嘛,大家不要自己人打自己人。”

    刘管事早被打得没脾气了,也心知今儿个算是遇到个狠角儿了,不过听闻她要卖私奔的情郎,还以为她是在开玩笑,一再表示自己再也不敢了:“姑奶奶饶命,我们也是跟人手底下混口饭吃。”

    什么?不敢了?

    苏早早脸上那点“和气生财”所带来的和气顿时落下去,冷下一张俏脸,起身走过去把痛得直打滚的柳生拖死狗一样拖过来丢在刘管事旁边,又重新蹲下,拍着柳生的脸推销货物一样对刘管事说:“你看这脸蛋,这身材,这大腿的,细皮嫩肉,为什么不愿意买?是不是看不起我?”

    刘管事看看全身上下除了脸蛋无一处是好的柳生,再看沉着脸眼睛黑沉沉、女罗刹似的苏早早,这才知道她是来真的,犹豫再三,试探着给出一个价钱:“您看,给三十两银子,如何?”

    这可已经是高价了。

    要知道他们从柳生手里买苏早早的时候,也才出价二十五两纹银。

    苏早早不知道这里的价格行情,不过卖东西这种事,当然是要往高了喊:“你是在糊弄我呢?这可是货真价实读过书的读书人,虽然一把年纪了连童生都还没考过,单是被圣贤书熏陶这么十多年,就算是猪肉也该涨涨价。”

    手指头比了个数字:“一口价,五十两!”

    刘管事见对方真是在跟自己做买卖,心里也有了底儿,拿出平日的本事来,一番讨价还价后,最后以三十八两的价格成交。

    苏早早还算满意,高高兴兴就把情郎给卖了。

    柳生整个人都懵了,眼看着两人在自己面前把自己当砧板上的猪肉,卖方使劲夸他的优点,买家使劲贬他的缺点,最后还真把他卖了。

    “晴娘,你唔——”柳生挣扎着要爬起来找苏早早理论,苏早早乐呵呵收了银子,见状顺手把人给劈晕了,还对刘管事说:“你放心,他家就他一个人,亲朋好友更是一个没有,也没有正儿八经的功名,你们带回去随便用!”

    刘管事当然也是确定了这些才肯付钱的,见状也高兴地一抱拳,对苏早早道了声谢,“女侠是有大本事的人物,以后肯定能有一番大作为,鄙人今日与女侠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就此祝女侠鹏程展翅前途似锦。”

    可不是有大本事么!

    与人私奔后把情郎卖了还能高高兴兴数钱,刘管事当ji院的龟公头这么多年,真个儿还是第一回见,可算是见了回稀罕事了。

    苏早早也学着一抱拳,就此别过。

    “奈亚,这个副本世界里我要做什么?”

    全程围观苏早早买卖人口的奈亚沉默了一会儿,才声音弱弱地说:“多遇见精怪异事吧。”

    苏早早点点头,在路过一个三岔路口简陋茶棚的时候停下歇了歇脚,喝一碗茶,捡一小包馒头做干粮,又跟茶棚老板闲聊几句,选定了一条路继续走。

    这一日,已经换了道姑打扮的苏早早赶路到一处村落,眼看着太阳下山,未免夜宿荒野,苏早早就在路边的一家专供过往行商住宿的小店歇脚。

    吃面的时候一打听,才知道这里是信阳县下的一个村子,距离县城也就五六里路了,如果有马匹赶路,连夜就能进县城。

    “不过老朽劝仙姑一句,还是莫要夜里赶路。”老掌柜左右张望一番,才凑过来小声说:“最近咱们这信阳县可不大太平!”

    苏早早一听,眼睛一亮,放下筷子打了个稽手,又亲自给老掌柜倒了杯茶水,装模作样道:“不知老掌柜可否告知一二?”

    恰好这会儿店里也没什么人,老掌柜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下来,压低了声音说了一通。

    说是那信阳县最近总有壮年男子被挖了心,观胸口伤痕,似锋利抓痕生生挖开的。能干出这种事的,除了妖精鬼怪还能是什么呢!

    “老朽也是看仙姑气度不凡,非一般人可比,这才告知一二。”

    苏早早道了谢,又要了一间房在此歇下。

    上楼的时候,苏早早听见有四个大汉吵吵嚷嚷走进来,要了些吃食又大声询问老掌柜还有房间没有,老掌柜为难地告饶说是最后一间房已经安排给客人了。

    苏早早猜测,最后一间应该就是自己这间了,还挺幸运的,之后就关上门没再听下面的响动了。

    半夜的时候苏早早被一阵大吼大叫吵醒。

    揉着眼睛下床开门,却发现整个小店里除了自己,居然没有其他人被吵醒。

    不应该啊,这么大的响动,又是叫救命又是哇哇惨叫的。

    苏早早立刻觉察到不对劲,想了想,随手操起门后用作撑门的棍子,噔噔噔下楼开门往外张望。

    定睛一看,苏早早都给惊住了。

    只见能并排过两辆马车的村落街道上,一个光着脚和上半身,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单裤的汉子正一手提着裤子一手使劲摆动,披头散发地一路往通往县城的方向狂奔。

    而更离奇的是,这汉子身后紧追不舍的居然是一具浑身僵直双臂超前伸直,指甲长卷如铁钩,面上青白如金纸的女僵尸!

    一见是有尸体的僵尸,苏早早还停在门槛里面的那只脚顿时有了迈出来的底气了。

    “呔!何方妖孽再次作祟!看棒!”苏早早大喊一声,操起棍子就追了上去。

    前头逃命的汉子听见身后有人声,眼泪都差点飙出来了,可这会儿自己已经跑上了往县城的路,再回头必定要跟那具女尸迎面碰上,被迫无奈只好继续咬牙往前跑,只希望身后来救自己的人能快快把自己屁股后头这邪物给收了!

    说来也怪,那女尸对追在她后面的苏早早无动于衷,死心塌地就是要追着光脚汉子跑。要不是此时情况紧急,苏早早都要怀疑这是什么人尸情未了的恩怨情仇了。

    二人一尸就这样一纵队地往前奔跑,终于到了东郊,大汉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座寺庙,隐约还能听见有敲木鱼的声音,于是急急跑过去狂砸庙门。

    可不知为什么,里面的和尚停了木鱼声,半晌也没来开门救人。大汉突闻身后刮来一阵腥风,回头一看,那女尸已追到了自己一尺远。

    大汉怕得不行,仓皇间看见旁边有棵数人环抱的大树,刚好能让自己暂且躲一躲。苏早早已经发现自己体质远优常人,连自己天生自带的大力天赋也有所增强,这会儿追着跑了五六里路也脸不红气不喘。

    眼看大汉跟女尸围着棵大树玩起了“躲猫猫”,也不耽搁,冲上前就抡圆了棍子往女尸后脖颈上砸。

    ——全当是在打丧尸了。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