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当得知我爸是首富后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当得知我爸是首富后: 爸爸!

    秦陆是谁,鼎鼎大名的a市首富,大佬中的大佬。

    虽然这些年秦陆本人极为低调、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但提到‘秦陆’这个名字,但凡有点社会常识的人都不会陌生。

    “是那个秦陆?”

    “看照片和资料错不了。”

    “所以……那孩子是沈曼和秦陆的?!”小王扭头看向一旁的沐沐,面露惊诧。

    不是他八卦,而是这个信息太爆炸。

    基因对比的结果不会有错。

    可谁能想到,一个销声匿迹多年的过气女明星,一个声名显赫的a市首富,这两人居然会有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

    “这两个人有交集吗?”小王忍不住又问道。

    “不好说。”女警察摇摇头。毕竟娱乐圈是真的乱,一个女明星,一个资本大佬,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还真不好说。

    “只是这孩子……”两人看向了沐沐,又相互对视了一眼,脑子里蹦出了同样的想法:这个孩子无论是衣着还是呃……气质,怎么看都不像是大佬和女明星的孩子。

    再联想到沐沐的黑户问题,两人很快意识到了问题不简单。

    这时,刘队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还没查出来吗?”

    “出是出来了,刘队你还是自己看吧。”小王将打印出来的结果信息递给对方。

    待到看清结果,刘队脸上也露出了同款的惊诧:“秦陆?”

    有‘故事’啊!

    盯着报告又看了几眼,考虑片刻,刘队才开口道:“不管了,先联系当事人了解情况吧。”

    “那是通知这孩子的生父还是生母?”小王问。

    刘队:“……”这好像的确是个问题。

    三名警察同时看了一旁角落里的沐沐一眼。

    小王随口问了一句:“小朋友,你想要你爸爸来还是妈妈来?”

    这本就是一句随口的问话,小王根本没想过沐沐会回应他。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沐沐突然开口说了一句:“爸爸!”

    “我要爸爸!”沐沐又重复了一遍。

    声音洪亮,语气干脆。

    沐沐第一次知道自己还有个爸爸,虽然秦陆是什么人沐沐并不了解,但‘首富’这个词的意思她懂。

    相比起根本不想要她的妈妈,沐沐情愿选择素昧谋面的爸爸。

    可惜警察并没有真正采纳沐沐的想法,只是让那名女警将沐沐带去了他们的餐厅吃饭,刘队和小王二人则开始联系当事人。

    ——

    直到下午,结束b市会议的秦陆才返回a市来到了派出所。

    笔录室里。

    “秦先生,根据你之前在电话里提供的信息、你的助理提供的信息,以及我们的调查结果来看,7年前,孩子的生母在康斯医院接受人工受孕的时候,的确误用了您的精子。”小王对秦陆说道。

    秦陆没有说话,只是面色明显有些不愉。

    几年前,他因为一场蓄意袭击事件险些丧命,虽然逃过一劫,但也受了重伤。

    伤势痊愈后,秦陆在家庭医生的建议下保存了一批精子。

    然而,没过多久,医院就传来消息称:因为医院大楼搬迁、编号错签导致他的那批精子不慎遗失。

    当时的秦陆虽然气愤,但也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直到多年后的今天,他在会上突然接到警察打来的电话,让他来认领孩子!

    简直荒谬。

    “你们应该通知的是孩子的生母,而不是我。”秦陆沉声说道。

    听到秦陆这话,小王面露几分尴尬。

    在联系秦陆的同时,他们其实也联系了沈曼。

    然而,电话打过去却是‘关机’,通过联网信息查询也暂时未能查到沈曼的任何行踪。

    对方更像是有意躲了起来。

    ……

    这时,笔录室的门被敲响,那名女警察带着沐沐来到了门口。

    “就是这个孩子。”小王指着门口的沐沐对秦陆说道。

    听到这话,秦陆眉头微蹙,朝着警察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秦陆看到了站在女警身旁的沐沐。

    这孩子看上去小小的一只,看到他时似乎声怯地往女警身后退了半步,但下一秒站直了身板。

    秦陆面无表情地打量着这个孩子。

    孩子脚下穿着一双看不出是粉色还是灰色的鞋子,踩在地上一边的灯还能微弱地亮几下,另一只脚上的已经不亮了,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棉服,这棉服明显不太合身,袖口已经短到了手腕以上的位置,棉服上印着的卡通图案已经脱色掉皮,衣服前面还有一片分不清是油污、糖渍还是单纯洗不干净了的黑块……

    就在秦陆打量沐沐的时候,沐沐也好奇地看着对方。

    这个人很高,明明看着还很年轻,却给人一种很沉稳、老成的感觉。

    而且和其他人的感觉不一样。

    虽然没有直接把‘我很有钱’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但沐沐却能清楚的感觉到秦陆的不一样,一定要形容的话,就好像钱婆婆看的那些电视里的某些大人物似的。

    两人的视线对上,秦陆毫无温度的眼神看上去有些吓人,沐沐本能地感到紧张和害怕,但一想到这是以后要养自己的爸爸,沐沐立马又抬起头,朝着对方投去了一抹甜甜的、略带讨好意味的笑。

    看到这个孩子突然冲着自己傻笑,秦陆波澜不惊地脸上难得地露出了一抹嫌弃。

    秦陆皱起了眉,并不想承认眼前这个孩子是用自己一半的基因造出来的。

    偏偏一旁的警察还要在这个时候再强调一句:“为了确保情况无误,我们又做了一遍基因对比,这个孩子的确和你存在亲子关系,这一点不会有错。”

    秦陆不着痕迹地将视线从沐沐身上收回,看向面前的警察,反问:“存在亲子关系我就必须养她?”

    小王一噎:“当然不是。”

    毕竟作为不知情者,秦陆也算是半个受害者。

    按照现行的规定,秦陆可以免除对孩子的抚养义务。

    至于沐沐……

    “这孩子的抚养义务主要在她的生母身上。”必要的情况下,他们可能会采取强制措施找到沈曼,要求她承担抚养义务,如果沈曼依旧不愿或无法承担抚养义务的话,考虑到孩子的安全和成长问题,她可能会被送到福利机构,至于沈曼则将面临法律追究。

    小王将处理办法简单地向秦陆说明了一遍。

    “至于秦先生你这边,你依旧可以保留对康斯医院失责的追责权。”

    “当然,”顿了顿,小王瞥了一眼沐沐,又道:“这孩子和你的亲子关系既成事实,如果秦先生你想要这个孩子的话,也是可以的。”

    小王的话音刚落,就听秦陆面无表情地吐出了两个字:“不要。”

    秦陆这话一出,周围的空气似乎安静了一下。

    沐沐:“……”所以,这个爸爸也不要她?

    小王:“……”好干脆。

    但想了想,小王倒也不觉得意外,毕竟,突然冒出来一个孩子,任谁都会觉得无法接受。

    小王点点头,正当他打算再和秦陆确认几句就让对方离开时,突然,旁边一直都很安静的沐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是你的孩子,你是我的爸爸,你为什么不要我?”沐沐委屈巴巴地问道。

    秦陆面色如常地看向此时痛哭流涕的孩子,眼神仿佛在说:我为什么要要你?

    与秦陆过于平静的目光对上,沐沐心里‘咯噔’了一下,忍着害怕,磕磕巴巴地说了一句:“血、血浓于水啊爸爸。”

    听到这话,在旁的小王和那名女警察嘴角微抽,实在不知道这么一句狗血伦理剧的经典台词这个小屁孩是从哪儿学来的。

    不过,沐沐哭得凄凄惨惨的模样倒是让小王他们有些不忍心。

    “咳,要不,秦先生你再考虑一下?”小王试探地说道。

    秦陆依旧还是想也不想地拒绝道:“不考虑。”

    听到这话,沐沐慌了——以她目前所知,并不知道如果沈曼、秦陆都不要她,自己的结局会是怎么样的,但是她一点都不想死啊。

    于是,‘生死攸关’面前,沐沐又壮着胆子嚎了一句:“你不考虑我,也要考虑一下自己啊,你、唔你就想想吗,以后你年老病衰的时候,谁来扶你过马路?你被下病危通知书的时候,谁来给你签字?你百年之后,谁来给你上坟扫墓?”

    秦陆:“……”

    两名警察:“……”为什么这小孩在这方面懂这么多?

    秦陆没有说话,收回视线,看了一眼时间,又看向小王,开口问道:“还有什么事?”

    “没有了,我们把秦先生请过来主要是想就事情原委进行一下核实,同时也将情况告知你。现在情况我们已经了解清楚了,如果你这边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就在这里签字吧。”小王将一份笔录和情况确认材料递到秦陆面前。

    秦陆的视线在确认书的内容上快速掠过,随后拿起笔利落地在上面落下了自己的签名。

    将确认书递给警察后,秦陆起身离开,从沐沐旁边走过,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她。

    看着秦陆离开的背影,意识到这个爸爸是真的不要自己了,沐沐也不哭了,奋力地挣开警察小姐姐的手就要朝着秦陆的方向追过去,力气大到那名女警都差点没拉住。

    “爸爸、爸爸!不要丢下我!”

    此时,几人拉扯来到笔录室外,这边的动静很快吸引了大厅里几个警察和办事群众的注意。

    沐沐声嘶力竭的模样把周围众人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

    “大人不要小孩了?”

    众人小声议论起来,纷纷朝着秦陆投来了鄙视的目光。

    显然,此刻在众人眼里:沐沐是一个即将被自己的爸爸抛弃的孩子,而秦陆则是那个不负责任狠心抛弃自己的孩子的渣爹。

    也有几个脑洞更大的群众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拉着沐沐的几名警察。

    见此情形,小王几人嘴角一阵猛抽——看沐沐这么一副生离死别的架势,不知情的人估计还以为沐沐和秦陆有多深厚的感情呢。

    可实际上,这对‘父女’不过是第一次见到,见面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五分钟而已。

    在周围众人讨伐的目光当中,秦陆停下,略带严厉的目光回望过来,吓得沐沐一哆嗦,但还是小声地又叫了一声:“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