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当得知我爸是首富后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当得知我爸是首富后: 跑路

    这个地方的路很复杂,尽管早上被送来的时候沐沐很努力在记下自己走过的路,但依旧没法将路线记全。夜里辨别路线则变得更加困难。

    沐沐只能朝着远处工地上一个塔吊上亮着的灯的方向不停地往前走。

    安静的夜里,沐沐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突然,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以及几个人说话的声音引起了沐沐的注意。

    看到三个工人模样的男人朝着自己这边走来,沐沐吓了一跳,本能地感觉到一种危险。

    不等三人走近,沐沐快步跑到一旁的一堆杂物堆后面、将自己藏了起来。

    三人渐渐走近,嘴里还在埋怨着对方大牌技术差、还自己跟着输钱了。

    “那一把我一个顺子扔出去就完了,你就不该再去跟那一对二!”其中一个人吐槽着、骂骂咧咧地走到墙边扒开了裤子准备撒尿。

    对方就在距离沐沐藏身之地不远的位置。沐沐双手捂住了嘴巴,努力让自己不发出声响,但还是禁不住害怕得瑟瑟发抖。

    窸窸窣窣的动静引起了男人的注意。

    “什么东西?”男人的视线看过来,当看到不远处那一坨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时,被吓了一跳,惊呼出来:“卧槽,什么鬼!”

    另外一旁的两个工友听到声响也凑了过来。

    “老陈,咋了?”

    “老子看不清,你们来看看,那他妈是个人还是流浪猫狗?”老陈指着沐沐的位置,对两名工友说道。

    三个身影凑了过来,沐沐吓得一抖。

    “卧槽,还真有个东西。”

    “是个小孩吧,猫猫狗狗哪有那么大。”另一人眯着眼睛看着沐沐蜷缩在角落里的背影说道。

    说完,三个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精光。

    “估计是哪家跑丢的,没想到咱们晚回来一点还撞上了这么个好事。”一人看了眼四周,又舔了舔下唇,压低了声音对另外两名工友说道。

    他们这里说白了就是个‘三不管’地段,人多人杂、还大半都是外来人员,有些家孩子生多了,甚至连个户口都没上。

    丢孩子的事情在他们这里不是没有发生过,丢了孩子的人家怕被罚款、不敢报警更不敢声张,最后也只能自认倒霉。

    虽说孩子本身不像早些年间那么值钱了,但孩子的血、器官还是很值钱的。

    三个人又猥琐地对视了一眼,眼里的神情仿佛已经在考虑着把孩子弄到某处去换成钱之后该如何分赃。

    沐沐听不懂几人话里的意思,但却从他们的语气中感觉到了一种不怀好意。

    危险逼近,沐沐心一横,站起身来,撒腿就跑。

    “还想跑!”

    三人怒骂一声,作势围堵上来,想将沐沐抓住。

    原本,三个大男人想抓住一个逃跑的小孩很简单,但由于这里的路弯弯拐拐而且十分狭窄,三人想要追上沐沐也并不容易。

    因为对这里不熟悉,沐沐不敢乱跑,只能照着来时的路往回跑。

    好在她之前并未走远,很快就一路跌跌撞撞地找到了钱开茂一家住的板房。

    沐沐跑回房间,靠在门板后面,嘴里还喘着粗气。

    门口的动静险些吵醒了屋里睡觉的钱开茂。

    “吵吵吵,吵你妈啊……”钱开茂呓语一般地骂了一句,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过去。

    沐沐小心翼翼地踱回床边,爬上床,将自己紧紧裹进了毛毯中,不知是冻的、还是吓得,整个人缩在毛毯里瑟瑟发抖,却不敢再发出半点声响。

    屋外,那三个人见将人跟丢了,有些不甘心地朝沐沐消失的方向‘啐’了一声,但也只好作罢。

    ——

    第二天早上,沐沐醒来,借着屋外面照进来的光线,沐沐才注意到自己的双手上满是泥污、还有不少擦伤出血的痕迹,身上的衣服也脏了,裤子上右边膝盖的位置被磨破了几个小洞、还隐约浸着一点点血渍,身上的棉衣也被划破了一个口子,里面的棉花漏了不少。

    这应该是昨天晚上逃跑的时候弄的。跑回来的路上,沐沐自己也记不清究竟摔了多少跤才会弄成这样。

    好在钱开茂和王小红两人根本就不关心这些,也没有因此起疑心。

    昨天晚上遇上那三个坏人的事情让沐沐暂时打消了逃走的念头,乖乖在钱开茂家住了下来。

    接下来的几天,王小红接到了新工地的临时工作,每天一大清早煮一锅面条放在盆里之后便会出门。

    反倒是钱开茂工地也不去了,几乎天天待在家里睡觉、玩手机,偶尔出门也多半是去打牌、喝酒。

    沐沐有些害怕钱开茂,所以,对方在家时,她会躲到屋外墙边的角落里,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

    这是沐沐被送到这里的第四天。

    头一天晚上钱开茂又没有回来,王小红早上出门时便将三个孩子连同沐沐一起锁在了家里。

    王小红走后,沐沐走到门边试着推了一下——因为门是从外面锁上的,她从里面想出去根本不可能,沐沐也只能遗憾地回到了房里。

    王小红的三个孩子在屋里自顾拿着些废品玩着,并未理会沐沐。

    直到下午,屋外传来开锁的声音。

    屋里的孩子以为是王小红回来了,纷纷欣喜地跑向了门口。当见到回来的人是黑着脸的钱开茂,三人又紧张地跑回了床上。

    “滚远点。”钱开茂走到床边,朝三个孩子吼道。

    将三个孩子吓跑后,钱开茂弯腰开始在床垫子底下翻找起来。

    没有找到钱。钱开茂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瞥了一眼屋里的三个女儿,不满地骂了一句:“一堆赔钱货。”

    骂完,钱开茂的视线又挪到了角落的沐沐身上。

    “你家也就你一个丫头?”钱开茂突然朝沐沐发问。

    钱开茂一般不和沐沐说话,听到对方突然问自己话,沐沐愣了一下,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都是赔钱货。”钱开茂又咒骂了一句。

    沐沐埋着头,没有说话。

    钱开茂看着沐沐,眼里却突然闪过了一抹不怀好意的精光。

    “今年多大了?”钱开茂问沐沐。

    “6岁。”

    “一直就住在我二姑那儿?”

    沐沐点头。

    “你家里人不管你?”

    沐沐没有回答。

    钱开茂却开始暗暗盘算起来。

    沐沐不知道钱开茂在算计什么,但对方看着她的眼神让她感觉后背拔凉,又下意识地往角落里缩了缩。

    钱开茂也不再多问,踢开了脚边的凳子,躺到床上开始刷手机。

    门没关,钱开茂两个大点的女儿带上最小的那个跑到了外面去玩,沐沐瞄了一眼床上的钱开茂,也跟着‘战术性’地跑去了屋外。

    只是,有了那一天晚上的阴影,沐沐不敢跑远,就窝在板房和旁边一堆杂物中间的缝隙里。

    钱开茂手机里刺耳的背景音乐和主播说话的声音,就是隔着一层板墙,沐沐站在外面也能清楚地听见。

    不知过了多久,屋里的声音突然停了。钱开茂扔开手机,从床上起身,走到屋外去方便。

    看见钱开茂绕到了板房后面,沐沐从角落里出来,小心地跑回了屋里。

    钱开茂的手机此时就扔在床上,沐沐跑过去拿起手机。这个老款的杂牌触屏手机没有指纹解锁功能,沐沐在解锁图案上画了一个对角斜杠便打开了手机。

    这几天,王小红和钱开茂在使用手机时,沐沐在旁边观察着、也不忘偷偷记下了他们的手机解锁手势。

    王小红几乎手机不离身,而钱开茂也只有在到屋外方便的时候才会暂时将手机扔在家里。

    捏着钱开茂的手机,沐沐没有犹豫地拨通了她所知道的报警电话。

    听见手机里有声音响起,沐沐小声喊了一句:“警察叔叔。”

    “您好,这里……”

    听到是女人的声音,沐沐又马上改口说道:“警察阿姨,你好,我被送到了一个很可怕的地方,你们能救救我吗?”

    “坐327路一直坐到倒数第二站。”沐沐不认识站名,但是对比了当时下车地点公交车站牌上的名字和之前公交车上贴着的站台表,很确定钱贵珍带她就是在倒数第二站下的车。

    “这里有一大面蓝色的墙、上面有白色的字,还有很多三轮车,我们走了最左边一条窄窄的路,路上路过了一个红房顶的房子、一大堆大大的水泥圆管,还有……进来的地方还贴了一张很大的红色的纸……”

    为了争取时间,沐沐将那天来时一路上记下的地标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说完,沐沐才发现电话里说话的根本不是真人,而是一段电子提示声。

    不等那头自动转到人工电话,屋外渐渐靠近的脚步声却将沐沐吓了一跳。

    沐沐手一哆嗦,赶紧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放回原位,自己则飞快地缩到了屋子角落。

    钱开茂走进屋来,似乎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拿起手机又继续躺回床上开始刷视频。

    ——

    沐沐在角落里待了很久,直到屋外有人来拍打房门,钱开茂才一脸不爽地扔下手机,走到了屋外。

    屋外的人似乎是来找钱开茂还钱的。

    沐沐听见钱开茂和对方两个人争吵了起来,又听见钱开茂对那两个人说自己过几天就有钱了,到时候连本带利一起还。

    沐沐的视线再一次落到了钱开茂的手机上,犹豫片刻,沐沐还是壮着胆子朝床边走了过去。

    拿起手机,沐沐本想再一次拨打报警电话,但不知道钱开茂多久会进来、也不知道那段提示音究竟又多长时间,害怕被钱开茂发现,沐沐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同时删除了之前拨打记录。

    抱着手机,迷茫了几秒钟后,沐沐凭着记忆拨出了另外一串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