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我在新世界抽到神明卡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在新世界抽到神明卡: 第 10 章

    林甸停下脚步,他没有回答,直接道:“你心里清楚,我并不欠你的。”

    他欠黄少洽的吗?是因为心虚,所以在十五岁被找回来后,每个月都来疗养院给黄少洽输血吗?

    其实他自己很明白,他不欠。

    只要他想,完全可以毫无愧疚的远离黄家,彻底和这群人撇清关系。

    可是……

    他的出生被所谓的‘亲生母亲’当做工具,在黄少洽母亲怀孕时公然的登门入室,害得对方早产,甚至精神问题出了状况。

    还很小的黄少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出高楼跳下。

    林甸很明白,自己并不是伤害他们的人,自己充其量不过就是一个伤人的工具,完全不需要承担任何的责任。

    可是,当他在十五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黄少洽。

    那个明明只比他小上几个月,但看着像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明明穿着昂贵的儿童西装,却因为太瘦显得格外怪异。

    也因为寡瘦,眼睛出奇的大,就这么直勾勾的望过来时,林甸心里有股莫名的情绪,就好像他和黄少洽同病相怜,忍不住产生了同情和一些心虚。

    哪怕他的出生并不是自己所愿,更不愿意从那个女人肚子里生出来。

    但是,如果不是他的存在,或许黄少洽的母亲不会自杀。

    当时就是因为冒出这个念头,他选择成为黄少洽的移动血库,这几年来每个月都会前往疗养院为黄少洽输血,忍受着他时不时的阴阳怪气。

    也是后来,他算是明白黄少洽的嘴有多毒。

    在第一次见面所产生的情绪完全消失,他对病重的黄少洽已经起不了一丝同情心。

    之前之所以没拒绝,是因为无所谓。

    现在他想拒绝,黄少洽没有留下他的资格,能听到身后的嘶吼和摔东西的声音,林甸这一次并没有停留,直接离开。

    在回学校的路上,将黄家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拉黑。

    如果原先还有顾虑,可一旦他加入守护者的行列,想来黄家就算再有权有势也没法左右他的决定。

    不过,在加入守护者之前,他还得去上课。

    他就算经历再多惊奇的事情,自己也不过是一名要上课的大学生。

    ……

    因为身体的缘故,林甸很少来学校,和同系的同学来往少,基本没什么交往要好的朋友,大部分都是点头之交。

    这一天,林甸刚走出教室就没人拦住。

    “你就是林甸?”

    来得是四五个人,打头那个穿着很酷,双手插兜问道:“听说你和林思溪关系很好?你知道她这几天为什么没来上课吗?”

    林甸认得这人。

    是思溪在篮球场呐喊助威的对象,长相极为帅气的阳光男生,打起篮球来特别酷。

    不过也是,要是没闪光点,思溪也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表露喜欢的心思。

    “叫你呢,怎么不说话?”姚丰有些不耐烦。

    他身边的几个朋友跟着开口,“警告你,林思溪可是咱们姚哥的人,别以为长得好看就能吸引女生。”

    “就是,不过就是个穷小子病秧子,还真想癞□□吃天鹅肉?”

    “自己照照镜子,就你这样比得过我们姚少?”

    “行了行了,少说两句。”姚丰开口制止,不过从他的表情来看,并不觉得同伴的话有什么不对。

    林思溪可是校里的女神,他老早就动过心。

    本想着女神对自己有意思,那不就是皆大欢喜的事么?

    不过,上回看到女神对着另外一个男生勾肩搭背,显得极为亲密,心里多少有些醋得慌,再加上这段时间一直联系不到林思溪本人,想着来探探消息,并且得警告林甸,别因为和林思溪的关系好,就产生了某些想法。

    姚丰昂着下巴,想着用眼神俯视对面的人,结果发现……对方比自己居然还要高一些,想他向来都能以身高碾压周边人,没成想这人比他还要来得高。

    跟着正视的看了林甸一眼,又发现自己光凭帅气好像比不过对方。

    “咳咳。”姚丰轻咳两声,还真有些打击,不过没关系,他还能使用钞能力!

    清清喉咙后,他开口道:“我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只要你以后少凑到思溪身边,我就认你当兄弟,要是……啊!”

    话还没说话,只觉得腰间一疼,像是被谁踹上一脚。

    当着这么多人被踹到大叫,他姚丰还要不要面子啊?!立马转头大吼:“哪个不要命的该踹……思溪?思溪你你、你怎么来了?”

    林思溪缩回脚,她抬起头冷冷道:“是我这个不要命的踹你,你打算怎么着?”

    “没没、我没打算怎么着你。”姚丰摸了摸鼻尖,怂的不敢多说,被踹得地方还有些隐隐作痛,但这儿心里起不了一点抱怨的心思,反而还觉得他看上的姑娘就是好,身材瞧着娇小但是力气大,不愧是他喜欢的人。

    林思溪走到他对面的位置,冷眼扫过面前几人,“你们什么意思?趁我不在来欺负我的人?是欠扁吗?”

    说完,又转头瞪着身边的林甸,“还有你,傻乎乎站着等他们骂?脚白长的?不知道踹他们几脚?”

    “麻烦。”林甸实话实说,在教室外面打起来,到时候还得闹得教务处,到时候又是一堆检讨等着他写,他说着:“与其现在打起来,还不如背后偷偷跟你告状,这种傻乎乎只知道到处显摆的男生,你还是别喜欢了。”

    姚丰不可置信的瞪大眼。

    卧槽!这男生这么阴,瞧着斯斯文文的样子,居然还想着背后这么坑他。

    “思溪你别听他胡说……”

    “我不听我弟的话,我听你的?”林思溪白了他一眼。

    “弟弟?”姚丰眼前又些发黑。

    林甸居然是思溪的弟弟?这是他怎么都想不到的事,哪怕两人都姓林,但是年龄都差不多,而且长得完全不一样,怎么看都不像是两姐弟。

    林思溪可不管他发不发晕,拿着手中的包就砸面前几人,打得他们哇哇大叫,逃着离开。

    等人一走,林思溪返回来横了林甸一眼,“鬼主意那么多,怎么就不知道正面刚?”

    林甸刚开口,林思溪就向上翻了个白眼,抢先开口:“知道知道,嫌麻烦是吧?”

    林甸轻笑出声。

    林思溪一手勾着他的肩膀,“走,姐带你去吃好吃的。”

    在出校门的路上,林甸问着她,“姚丰不是你喜欢的吗?舍得下那么重的手?”

    那么高大的男生被打得龇牙咧嘴,显然下手是真得很。

    “谁让他欺负我弟弟。”林思溪抬起下巴,十分潇洒道:“男人而已,怎么比得上一起长大的弟弟,我还不信找不到比姚丰更好看的男人。”

    林甸勾起嘴角。

    在他的人生中,林思溪是少数会为他撑腰的人。

    “对了,我明天就得去外省。”林思溪说着,“晚点还得去收拾东西,怕是没时间回院里一趟,等你有空记得替我在他们面前说说好话,可不是故意不跟他们告别。”

    这个‘他们’,就是院里的弟弟妹妹们。

    林甸皱眉:“这么快?明天什么时候,我去送送你?”

    “不用。”林思溪摆了摆手,“有人陪着,你趁着现在身体不错就好好上课吧,可别我回来的时候你还在补考呢。”

    吃饭的期间,林思溪的手机响个不停,最后饭才吃到一半就不得不结账离开。

    林甸则回到学校继续上课,在上课期间手机还收到一个添加好友的申请,看到头像是某个耍帅的家伙,他直接当没看到。

    林思溪离开的那天,林甸也来到了守护者的基地。

    等他照着地址前往,找了一圈站在了一家保洁公司前。

    林甸皱着眉头,这就是他未来要办公的地方?

    趁着没进去之前,要不离开算了?

    然而不等他的犹豫,屈元武就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仍旧端着一杯茶水,他热情招待着:“小林同学啊,来的好早,进来一块喝杯茶吧。”

    “……”

    保洁公司的内部和其他地方没什么不同,不过在进入一条长长的走廊后,经过一个拐角,来到了守护者内部。

    “好巧,咱们队员有人要参加培训,队里跟着去送送人。”屈元武一边倒着茶水一边说着,“等晚点他们回来,一起给你举办个热闹的欢迎会。”

    林甸接过茶水,道了声谢。

    屈元武带着人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他先是喝了口自己水杯中的茶水,脸上瞬间皱巴成一团。

    林甸见状,将茶杯放在一旁。

    屈元武哈了两声,“没事,咱们两喝得不是一类茶,这玩意是我媳妇寻来的偏方,听说喝了能怀上孩子呢。”

    说完,他看了林甸一眼,“你要是有兴趣,我也给你来一杯?”

    “……”林甸摇头,“不用了。”

    屈元武笑了两声,跟着又皱巴着脸将茶水喝完,喝完后才将准备好的合同递过去,“你看看,咱们这里不玩套路,先签三个月,三个月后你要是不满可以随意走人,要是想留下来咱们再正式签订长期合同。”

    他说话的时候,林甸已经翻开合同。

    粗略看了一眼,不得不说他很心动,该履行的条件没多少,倒是一大堆的待遇和福利,看的让人不得不心动。

    三个月而已,林甸还是能接受。

    签订完临时合同,屈元武找林甸要来手机,“虽然拥有卡牌的人能感知到外来物种的来临,但是没法在短时间确定位置,我会在你手机里下一个软件,一旦有外来物种的消息,手机会给予提醒。”

    林甸的手机比较老旧,一个小软件下载半天才下载好,屈元武道:“等下个月发工资,可以考虑换手机了。”

    “再说。”林甸接过手机,看着屏幕上一个保洁字号的app,问道:“什么样的提示?”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屈元武说,“不过你才刚加入,就算接到提示也不能独自前往,等老大回来后他会安排一个带你的同伴,他会先带带你。”

    林甸点着头,认真听着。

    同一时间,在周六的步行街行人特别多,在加上周边的商场拉人的把戏,一条街特别的热闹,走到哪里都能听到欢快的音乐声或者吆喝声。

    有些人感受着气氛,心情更好了一些。

    而有些人,却是越听越烦躁,一张帅气的面孔已经拉的老长老长,“吵死了,我就说了不来不来。”

    “老姚你别气,限量版的新鞋呢,你不是老早就惦记了吗?”染着灰色头发的男生开口,看着好友一脸烦躁的样子,他非但没同情还幸灾乐祸,“让你少搭理那些狐朋狗友,你还不信,现在好了吧,把人家姑娘的弟弟得罪了,也别想有以后了。”

    姚丰拉着脸,“你能不能别老戳我心?”

    华彭彭乐呵了,“谁叫你那么蠢。”

    姚丰瞪着他,转身就走。

    华彭彭一把拉住他的手,将人往前带,“行了行了,我给你出出主意还不行?男孩子哪有不喜欢鞋的?你买双限量版的球鞋,保准人家弟弟立马喊你姐夫。”

    姚丰眼睛一亮:“真的?”

    华彭彭立马点头。

    姚丰哪里还等得了,当下转身拉着发小就往前走,结果不小心撞到前面的人,瞧着被撞到身形晃动,他连忙伸手去搀扶,“不好意思啊。”

    问了后并没有得到答复,反而这个人还将身体重心往他这边靠,费了不少力气才将人扶稳。

    “老姚!”

    发小突然一叫将姚丰吓了一跳,“干嘛呢?”

    华彭彭伸手指了指,姚丰顺着他指着的地方看去,脸色跟着一变,“你你你,你没事吧?!”

    只见他扶着的女人脸色惨白,唇瓣都被她咬出血丝。

    这些不算吓人的,而是女人挺着个老大的肚子,肚子的位置一动一动,再往下一点,血色已经浸透浅色的裙摆,往地下滴落。

    他、他这是把人撞到流产了?

    姚丰吓得要死,浑身都不敢动弹,好在周边有人注意到,一些稍微上了年纪的人凑过来出主意。

    “哎哟,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

    “这么大的肚子怕是要生了,小伙子你赶紧把人放在毯子上。”有人拿了个摊子垫在地上,姚丰僵硬着身子,小心翼翼将人放在毯子上,刚想起身又发现自己的衣服被女人死死拽住。

    “我没……”女人发出细小的声音,可因为太疼话根本说不清。

    姚丰紧张的吞咽口水,磕磕绊绊道:“你、你别慌啊,已经……已经叫了救护车,医生马上、马上就来了,你肯定能平安生下宝宝。”

    话刚说完,衣服就被女人狠狠一扯,姚丰不得不弯下身子,离女人更近了一些。

    “我没、怀……孕。”

    什么?姚丰一怔,他看着女人大到出奇的肚子,还有着明显的胎动,怎么可能没怀孕?

    作者有话要说:20个红包

    ……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祂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泉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糖糖15瓶;威斯拉11瓶;飘吖飘10瓶;548619091瓶;</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