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六零采药女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六零采药女: 第 5 章

    还温热的五花肉塞到李桃手里,李桃却下意识缩手。

    关月看了她一眼,这是怎么了?

    李桃半晌憋出一句话:“肉有点烫手。”

    关月了然,安慰她一句:“别怕,我是个好人。”

    李桃这样的小丫头,她动动手指就能把她掀翻,她欺负她干什么?何况,这还是个大厨后备人选。以后顾随要不在,有她也行。

    关月对李桃这个胆小的小可爱,还是相当满意呢。

    李桃都没敢问野猪怎么会自己撞树上,她完全被关月带着走,都不会自己思考了。关月让她做包子,她就做包子。

    李桃茫然地忙活半天:“没有豇豆。”

    “确实没有豇豆,你先切肉,我去拿豇豆。”

    李桃不敢有异议,老实地剁肉。

    关月在屋里找到两颗豇豆种子,转头去屋后。

    厨房传来的有节奏的剁肉声,在和李桃距离没有十米远的地方,两颗豇豆种子,落地瞬间,发芽、生长、开花、结果,长长的豇豆条长起来,在它们最鲜嫩的时候,被摘下枝头。

    差不多摘够了,爬着树生长的豇豆藤才恢复正常。

    关月回去,把豇豆递给李桃:“够不够?”

    “够!”厨房里还有生姜之类的佐料,面粉也在案板上放着,有这些就够了。

    李桃偷偷想着,不得不说,关月真有本事!虽然住在山里,外人听起来好像跟个野人一样惨,但是她存的粮食都是细粮,村长家也不一定有这么多面粉。

    关月端着李桃送来的煎饺去外面吃,煎饺被装在饭盒里有段时间了,本来应该是脆脆的煎饺,已经软了,但是还是好吃。

    昨天晚上顾随给她蒸了馒头,馒头没什么味道,她不爱吃,还是煎饺好吃。

    本来是上来送煎饺的李桃,稀里糊涂成了关月的厨师,她炒好包子馅儿,揉好面团还要等发面。

    关月在外面煮酸梅汤,招呼她过去喝一杯。煮汤她还是会的。

    李桃坐在关月旁边的木椅子上,双腿并拢,背挺得直直的,眼睛都不看乱看。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关月很危险,比长相凶恶的壮汉还危险。

    可能上一刻还在笑,下一刻就能捅/死你的那种。

    关月没有搭理她,自在地逗脚边的一只小狗儿玩儿,李桃觉得没有那么紧张了,她的眼神又落在关月脸上。

    她小学都没毕业,没学过什么好的高级词汇,只觉得,她的侧脸真好看!蹲在地上也好看,哪里都好看!

    关月这样从末世挣扎求生过来的人,怎么会感觉不到李桃灼灼发烫的眼神。

    “听说,那天来我家捣乱的是你们家的仇人?”

    “啊?嗯,算是吧!”

    关月抱起狗剩儿,笑了笑。这个时候的人真实诚,陷害人还要拐弯抹角地想法子,他们那时候,直接就提刀砍过来了。

    李桃被关月这个笑容吓到了,赶紧站起来:“面应该发好了,我去厨房看看。”

    李桃快步往厨房跑,心里嘀咕,这小仙女笑起来的时候,怎么那么吓人?耽误了这么好看的长相。

    李桃给关月蒸了一大锅包子,还给她做了一锅青菜汤,关月表示吃得很满足。

    顺手从屋里掏出一瓶药丸子给她:“这是谢谢你今天帮我做饭的。”

    李桃眼睛粘在那平平无奇的木头做的药瓶子上撕不下来,怎么办,好想要!但是她不能这么贪心。

    “我不要!”

    关月看了她一眼,你的眼神明明很想要。

    关月把药瓶子扔她怀里:“你不是说解暑的药丸子送了一半给你外婆家吗?夏天才开始,你们家够用?”

    别人付出了,就要给回报,这样才有下一次。关月的妈妈是这样教育她的。何况,对于她来说,药材随时都有,药丸子不值钱。

    以前没有解暑药丸子也过来了,不过有当然更好。李桃捏着药瓶子,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表示自己的感谢。

    李桃想了半天,才说:“以后我有空给你做饭吧。”

    “行呀!”

    李桃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关月虽然凶残了点,但是人还是挺好的吧!

    李桃回到家,她娘刚做好午饭,小腿上都是泥,额头上还在淌汗,一看就是一下工就赶忙跑回来的。

    张翠花急了:“这个死丫头,一上午干什么去了?我叫你做的饭呢?”

    李桃拿出药瓶子,张翠家紧皱的眉头松了下来,脸上也有了笑容:“哟,关月给你的?”

    “我看关月像是不会做饭的样子。关月叫我给她蒸包子,然后她给了我这个。”

    李达抢走:“让我看看。”

    张翠花着急地拍了李达一巴掌:“给我,别弄坏了。”

    “这个又不是豆腐做的,怎么会弄坏。”

    “给老娘拿过来,叫你别摸你就别摸。”

    张翠花把药瓶子拿到手里,问女儿:“多少颗?”

    “和昨天的一样吧。”

    张翠花想了想,虽然舍不得,还是把药瓶子交给儿子:“你给村长送去,最近天气太热了,肯定有人需要。”

    前天孙老太太差点晕倒在地头,那么大年纪还要出工挣工分也不容易,一个村儿的,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自家还有存货就够了,多吃多占也没什么意思。

    嘴上这样说,张翠花还是心疼,只得骂儿子:“快点给村长送过去,送完赶紧回来吃午饭休息,下午还要上工。”

    “别骂,别骂,现在就去了嘛。”

    张翠花叹气,农村人不容易,都是缺医少药惹的祸。

    杨国柱摩挲了一下药瓶子:“你说你妹妹给关月做饭,关月就给你妹妹一瓶药?”

    “对啊!”

    “怪不得呢!”那丫头肯定是不会做饭,前面是顾随,现在是李桃,只要做饭好吃,就能跟她换药丸子。

    杨国柱觉得自己找到了一条致富的道路!等夏收后,青松大队送来换药的粮食完全可以省下来,派李桃上去给人做饭就行了嘛!

    李达挠头:“村长,你说什么呢?”

    杨国柱瞥了他一眼,这个傻大个儿,跟他有什么好说的:“赶紧回去吃饭吧,等晚上我去找你娘商量事儿。”

    李达回去跟他娘提了一嘴,张翠花也没放在心上,忙着呢。

    夏日炎炎,地里活儿不少,农村就没什么闲人。顾随走了老远的山路到镇上,镇上也没什么人,就算看到人,人家也光脚赤胳膊,买好需要的东西,快步往家里赶。

    镇上的小学和中学一切正常,也是,这里靠近乡下,能来学校读书不用务农,大家都分外珍惜学习的机会。顾随去卫生院,他一说要东西,人家也一脸苦色,他们卫生院也缺啊!

    顾随是有介绍信的正规的赤脚医生。最后,扣扣搜搜半天,随便给了点东西就把他打发了。

    从卫生院出来,顾随无奈叹气。卫生院给他的东西里面,最值钱的还是这个钢铁做的针筒,两个针头。针头是重复使用的,用一次就要用开水煮,高温消毒。

    收好东西,他还要去县城一趟。

    等了好一会儿,从县城过来的破旧汽车来了。他坐车去县城,这里又是一番不同的景象。

    正好一路人马过来,领头的扛着旗子,上面写着标语,嘴上喊着口号。走到学校附近,被揪着打的人,撕扯的人,不在少数。

    顾随远远地绕过这个地方,跟人打听邮局在哪里,到了邮局,他拿出提前写好的信,寄了五封信出去。

    办完正事儿,他绕了好几圈,没买到他要的东西。

    他要买什么?他要猪崽儿!

    镇上有个养猪场,周围公社和大队养的猪,猪崽儿都是从那里来的。杨国柱说了,年初的时候猪崽儿就被各个大队分完了,这都六月份了,想买猪崽儿可不容易。

    镇上没有,县里也没找到。时间不早了,顾随转了两圈准备走了。

    “兄弟,买猪崽儿呢?”

    一个胡子拉碴,嘴里咬着牙签儿,吊儿郎当的男人叫住顾随。

    顾随回头打量他一番:“没有,你搞错了。”

    “哎,别走啊!我知道你在找猪崽儿,我跟你说,猪崽儿现在除了集体买,一般社员根本买不到。”

    “既然买不到,你叫住我干什么?”

    “嘿嘿,别人弄不到,我朱三肯定弄得到,只是这个价钱……”

    顾随淡淡一笑:“价钱好商量。”

    买小猪崽儿还另外送了个背篓,小猪崽儿被绑得结结实实的,嘴巴还被塞上,保准不会叫出声让人发现。

    顾随就这样背着小猪崽儿上了汽车,手里还提着一堆吃的用的。

    他到镇上下车已经夕阳满天了,等他走山路到清溪村,月亮都出来了。

    他打开电筒准备上山,背篼里的猪崽儿,肯定不能叫知青点的人知道,免得惹来麻烦。

    木屋旁边架着木材烧,周围都被火堆点亮了。关月等得不耐烦,正要回深山树屋睡觉。

    顾随来了。

    顾随放下肩膀上的东西:“吃了晚饭了吗?”

    “吃了。”

    顾随惊讶:“你自己做的饭?”

    “呵呵,等你回来做饭,天都黑了。不过不是我做的饭,是李桃做的。”

    下午李桃负责打猪草,忙完活儿,又上来了一趟,顺手给手残的关月下了一碗鸡蛋面。

    关月得意:“没有你我也能吃上好吃的饭。”

    顾随看了一眼地上的背篼:“看来你不需要我了,我拿来的东西你肯定也不稀罕。”

    “什么东西?”

    “猪崽儿。”

    关月跳起来:“谁说我不稀罕,我稀罕得很,快拿出来给我看看,我还没见过活的猪崽儿是什么样的。”

    顾随勾唇一笑,跳动的火光在他脸上落下阴影,他修长挺拔的身影落在地上。额头、脸上、脖颈的汗水,更是衬得他俊朗的模样多了一丝男人味儿。

    优雅贵公子,有了糙汉的味道!

    关月啧啧一声,这人长得不赖嘛!

    不过看到猪崽儿之后关月改变想法了,被松绑的小猪崽儿,白白嫩嫩的,哼哼唧唧的,真是可爱呀,关键还那么好吃。

    “真可爱,小猪崽儿原来长这样。”

    顾随好奇,山下就是农村,她竟然没见过猪崽儿长什么样?她又是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见不到猪崽儿,那肯定不是农村。

    关月一直摸小猪崽儿,狗剩儿生气了,嗷呜一声冲过去,小猪崽儿没被他顶翻,它自己倒是摔了个仰倒。

    关月哈哈大笑。

    看到她笑,顾随也不自觉地跟着笑。